想成为那样温柔的人。

【业渚】期会

这次写的少点就少点吧黎黎要去打农药了。

不更新的原因是懒,懒,还有懒。

……开玩笑的其实原因是我沉迷酒鱼沉迷惇云沉迷邦信沉迷狄芳沉迷白赢balabala……

【还是沉迷农药啊orz】

没状态,我觉得写东西节奏好跳脱哦……

写完全文了这些零碎的会删掉变成一长篇重新放。

所以现在让我好好浪啊。

这是一个套路很深的赤羽业和一个还没写到露面的潮田渚。

天使恶魔梗,治愈天使赤羽业x魔族刺客潮田渚

(身娇体弱的后排奶妈业)

(赤羽业:再喊一声奶妈我掐死你。)

 

 

 

 

 

人间恰逢三月初,草长莺飞,杨柳含翠。

初晨清冷寂静,行人零散,夜的凉意还未消散。

“好日子到头了呢……”

街上两个容颜瑰丽的少年并肩前行,格外惹人注意,橙发橙眼的少年随口抱怨着,慵懒的抻抻胳膊,轻薄的布料挡不住健朗的肌肉线条,生来就是一副招惹人的妖孽样子。

“喂,业,”见好友连个眼神都吝啬,前原阳斗的一双桃花眼略带哀怨的一挑,“你对人间的美好生活就一点留恋都没有?”

谁像你一样八百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一天到晚浪浪浪工作全推给了我。赤羽业似笑非笑的拍掉了前原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真遗憾,不过作为你的上司兼挚友,于公我得带你回去,于私……”

“你不回去谁帮我处理文件。”

前原的眼神瞬间变的无比哀怨。

“辣鸡赤羽业,万恶的剥削阶级,就知道压榨劳动力,你这样会一辈子把不到妹的。”

无视了前原赤裸裸的要挟,赤羽业轻轻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湛蓝天空显露出漂亮的水晶色。

干净的颜色,少年轻轻勾起嘴角,天使与恶魔交战的战场,只有玫瑰色的苍穹。

 

赤羽业,神的御座下四位天使长之一,第二天的支配天使。

回了天界后在纷乱备战氛围里,大天使在一众四翼双翼的天使面前淡定非常,不急不躁,指派了众人各自的任务后一直留在医疗司的办公室中处理文件,不眠不休,解决一些下属无法擅自决定的事务。

以上版本出自大天使强大的迷妹后援团,对此前原阳斗表示净TM扯淡并附上两根中指。

赤羽业回了天界回了医疗司一共只说了三句话。

进门的时候:“回去干活,有事自己解决。”

去办公室的路上:“之前我联系后勤来这多放一张床,已经布置好了吧?“

关门:“扰我补眠回头上战场自己扛我不辅助。”

嗯三句话都是和前原说的。

前原:……狗币赤羽业,前任的治愈天使定接替人选是眼瘸了还是嘴聋了。

让这种人胸一甩奶四海?

上帝啊我现在去投靠魔界来得及吗。

 

前原是要比赤羽业大一些的,当年他眼见着神木上一枚通透的天使果在前任的治愈天使歌声中破壳而出,噗叽一下砸在了他的怀里。

三头身的小孩漂亮的像不像话,耀眼的赤红发色,懵懂的张开一双灿金的眸子,带些薄肉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异常,弯了眼睛挑起嘴角咿咿呀呀的伸开肉肉的小手拍上前原的脸,柔软的还带着一种草木的香气。

当年的阳斗小正太内心颤抖的蹦出了“好可爱“这三个字,进而被萌的一塌糊涂……

幼生期的大天使赤羽业堪称绝代萌物,不仅收获了未来的得力助手一名,依据外貌优势骗的了一大票长辈同辈的亲近宠爱,犯了错就低着头皱着眉小手绞着衣角委委屈屈的站着啪嗒啪嗒掉眼泪,任谁都没心思再批评,只能抱过来好声好气的哄着。

嗯,然后这孩子就长歪了。

前原恨不得吐一口老血然后回到几百年前狠狠的拽过那个被小崽子蒙蔽的只看外表不动脑子任由赤羽业无法无天的自己狠狠揍一顿。

啊来个小天使降服这个折腾人的混账吧……

今天的前原哥哥因为帮赤羽业处理公务没时间约会也是很忧伤呢。

坐在台阶上看着天使来天使往的医疗司大门口,不知道在哪拔了根草幽幽的叼在嘴里,叹了口气。

低头的瞬间,他并未注意一抹水蓝悄然闪过。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风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