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那样温柔的人。

简单粗暴的给自家蛙取名叫咕呱子
咕呱子出一次门跟丢了一样要将近四十个小时……
虽然伴手礼也非常丰富啊……
话说儿砸你到底是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嗯???要加油交朋友啊!

【酒鱼】梨叙 · 初相逢

阅前须知:

  • 大概是个长篇正剧,不过每一话当短篇似乎看也可以

  • 私设颇多,注意避雷

  • ## 井号里诸多吐槽,不适者麻烦跳过

  • 玩梗颇多,见谅见谅

  • 应该是温馨日常愉悦正剧向,愉悦是作者写high了

  • 作者是粉不是黑

  • 废话真多,以上

ps:求评(画个重点,作者试图打了个滚卖萌)

既然是长篇那就意思意思标个第一章


李白第一次遇见庄周是一场排位赛。


迅速清了第一波野又顺利反了对面的红,让对面的孙尚香气的恨不得直接拿炮砸他,李白轻啜了一口葫芦中的酒,吟着诗句悠哉悠...

【业渚】Sonate Finale(上)

睡到一半突然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

睡不着也没办法起来改文好了。

抱着这种心态翻出来的旧文【终曲之音】,也就是这篇sonate finale,只有这篇是我绝对不想辜负的。

本来是要收录到本子里的,但当时卡的超级厉害实在没办法了才换成的crime

这是我的遗憾。

献给一年前的自己,人总是要逐步成长的 。

【sonate finale】

三月蝶飞,飞花如梦,柳絮轻吹。

椚丘音乐大学正放着小长假,还在学校的学生寥寥,又有大半在收拾自己的行囊,准备着外出采风的诸多事宜,赤羽业缓步走在通往琴楼的青石小路,阳光透过叶荫星碎的铺在地上,斑驳的像散落的四分音符。

琴楼老旧,周围的环境却还不...

偶然间重新翻了曾经的作品,忽然觉得还没打死我都是真爱。
没什么耐性,写东西超随意超不负责任的我可能根本不配说自己是一个【写手】
嘛……又有什么关系,我开心就好……
……所以才说我自己超不负责任,有点歉疚。

今儿不说感谢,这份心情口头说说没有意义。

结识业渚一年有余,认识的人一点点多了起来,又一点点渐行渐远,变成熟悉的陌生人。
无所谓的,毕竟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没人会陪你一辈子。
我说自己在意有用吗,说了就能挽留吗,那再下次呢。
倒不如彼此再相逢的一句【嗨,好久不见】

三次里学校忙疯了。
黎黎现在大三,顶着浪了三年的压力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得到工作,除了写东西外一无所长。
说的有点过……至少我觉得自己还...

【业渚】期会 chapter3

shiki……我有尽力……

依旧没写到正题。

不过快了。

准备回寝室去心情不错的话可能再写一点……吧?

同样懒得排版凑合看吧……


Chapter3

天界柔和的光刺眼的让人想哭。

而魔族的少年像个天使一样。

魔族那边的事态现如今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天界慢慢的有紧张的气氛浮现,四位天使长的决策让生于平安祥和时间里的各个天使都抓紧时间学习更多的知识,练习彼此间的配合,他每天都会看见位高权重的天使们巡查,甚至连米迦勒都远远见到过。

但是那位神秘的治愈天使,一...

【业渚】杀手婚礼之路 chapter1.2

借梗自冯天《杀手婚礼之路》,cp业渚

大长篇,和玉尘的联文。

有原创人物出没戏份很重,因为让原著的妹子担当这样的位置不舍得更不适合。

踩雷区右上不谢。

依旧是没死人。

兔砸问起这篇进程的时候,我默默的在文债里加了一笔。

本章业渚都下线了,毕竟这可是47取6的战争啊,很快就全都是主角了

 

 

 

 

 

chapter1.2

这世上生来就有这么一种人,拥有着好的家世出身,个性聪慧谨慎,能力出众,又生的风度翩翩,吸引着旁人的艳羡目光,有着作为上位者理所应当的杰出优秀,完美的毫无瑕疵,站在至高点接受所有人的顶礼膜拜。

 ...

【业渚】期会 chapter2

首先给shiki道歉……我完全忘了还有这么个坑。

至少我填完前肯定不会无故消失。

另外文风改了和之前差别巨大……话说我一会要去把第一章重新改改……

 

真的好久不关注业渚了,所以也没想到和从前差别巨大

也没什么特别针对谁的意思,看着这种现状除了无言就是无言。

可不说我又忍不住……所以决定不管了自己开心就好w

至于某个玻璃心小公举的妹子我特么才不想哄人,赶紧哭,我就想看人生气又没站得住脚理由的样子hhh

有一句话我私下说了很多次,列表有人可能会很熟悉。

【别人怎么想,怎么做,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自己开心就好啊。】

反正我又没做什么错事,没道理谁来指责我,不接受反对意...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x

潮田渚是在很小的时候被赤羽业捡回去当弟弟养大的。

就算有哥哥的疼爱,水蓝色的孩子也还是过早的成长起来,谢天谢地因为有个看起来不靠谱实际上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兄长关心,好歹是没有什么心理问题存在。

每天按时上学,放学等着哥哥来接,晚上自己认认真真的复习,有不懂的就去书房找打游戏打的昏天黑地的业,等他注意到自己来了再问。

业对这个乖巧的弟弟也确实很喜欢,比如看他皱着鼻子喝掉作为早餐的草莓牛奶——渚不是很喜欢甜食,觉得,啊,有点可爱w

赤羽业觉得自家崽儿要比外面的熊孩子强多了。

 

后来啊,两个人慢慢的都长大了。

渚大学的时候业已经开始参加工作,已经是很帅气大人的业一早对着镜子整...

【业渚】哀歌

佣兵业x大学生渚

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脑洞。

其实是好几个月前写的几个字扩的。 

不知道在写啥。私设如山不忍直视啥都不懂一派胡言。

我讲真的,但是一气呵成的痛快感让我把它放上来了。

oocoocoocoocooc【重点】

就没写过这么ooc的东西……


潮田渚是偶然间被卷进这一次恐袭的。


他与他的导师在非洲偌大的原野上做着为期数月的摄影工作,长达一月的时间在野外摸爬滚打拍摄那些狡猾的野兽,身上衣服上都沾满了泥土,活脱...

【业渚】期会

这次写的少点就少点吧黎黎要去打农药了。

不更新的原因是懒,懒,还有懒。

……开玩笑的其实原因是我沉迷酒鱼沉迷惇云沉迷邦信沉迷狄芳沉迷白赢balabala……

【还是沉迷农药啊orz】

没状态,我觉得写东西节奏好跳脱哦……

写完全文了这些零碎的会删掉变成一长篇重新放。

所以现在让我好好浪啊。

这是一个套路很深的赤羽业和一个还没写到露面的潮田渚。

天使恶魔梗,治愈天使赤羽业x魔族刺客潮田渚

(身娇体弱的后排奶妈业)

(赤羽业:再喊一声奶妈我掐死你。)


人间恰逢三月初,草长莺飞,杨柳含翠。

初晨清...

1 / 4

© 风黎 | Powered by LOFTER